当前位置:优德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1978年我出生,见证人才激荡40年

来源:优德88 w88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 2018-12-26
22

序言

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了!

‘要吃米、找万里!’万里是谁?现在年轻人大多数不知道了!读者自己百度吧!

1978年6月,四川东部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里,出生了第二个男孩,因为超生了,要扣罚粮票,在那个年代,要凭粮票才能买到米!不久,邻居家一位在大庆工作亲戚提出:用自己家刚出生的女孩,换这个穷人家二胎男孩。这个男孩的母亲死活不同意!

这个男孩现在已经长大成为一位四十不惑的男人了!

第一篇

1977我们的邓小平先生三次复出。

恢复高考的消息如春姑娘一样吹绿了神州大地:人才发芽冒尖

1978年春天,全国的大学校园,迎来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新生。这一年,中国高校特有的迎接了两届学生:从1180万考生中搏杀而出的 62.7万新生,他们带着希望和梦想奔涌向校园,知识改变命运,无数内心苏醒着个体命运的轨迹,自此改变!

江苏泰兴小城里一个昏黄的夜晚,文工团小提琴手徐小平决定报考中央音乐学院录取,最终被录取了。

18岁的高三学生冯仑看完母亲用蜡版复印的资料后,借来一辆自行车愣愣地奔赴考场,最终进入了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湘潭钢铁厂年轻的工人熊晓鸽,向单位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夜以继日的以拼命三郎的方式,重捡阔别多年的课本,他本欲读理工科,但分数不够,忐忑的从工科调剂到湖南大学外语系。

刚到安徽林场插队的知青阎焱,为了忍受暑热里的蚊虫侵袭,不得不抱着书,将脚放入水桶。在收到南京航空学院录取通知书后,他嘚瑟地对办理转关系的公社干部说:我要去开飞机了,到时候我的飞机落在这里,就可以把你们接走了。

辽宁锦州铁路局工人马蔚华已经29岁了,仍执意参加第二届‘新高考’,最终圆梦吉林大学经济系!

华南工学院(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工程系迎来了‘三剑客’黄宏生、李东生、陈伟荣,二十年后,由这三人领导的创维、TCL、康佳,占据了中国彩电业的半壁江山。

后来的王传福牢记其哥哥的话‘再苦再累、卖房也要读书,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高中之时每周回家向其嫂子取10的生活费,在长兄如父帮助下,走进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大学)冶金物理化学系。

并非人人都如此幸运!

刘永好三兄弟的大学梦因成分问题戛然而止,干脆养起了鹌鹑、然后做起了猪饲料。

报考常熟师专的俞敏洪落榜了,成为了全班唯一的一名没被录取的学生(后面考了三次,最后一次恳请母亲,想在自己复习功课之时,减少做活时间,以便有更多时间复习功课,最终梦圆北京大学)。

据说潘石屹养的猪被狼吃掉了大半只脸,而让他更恐惧是:他只有一条裤子,如果磨破了,会露出里面的花裤衩。

敏锐者早已从蛛丝马迹中感受到时代的变迁,有志者亦不甘被庸常的生活所埋没。

已过30而立之年的柳传志技术员端着茶杯看报纸,在《人民日报》上惊喜地读到一篇教人养牛的文章。

军人任正非因获得了全军技术成果一等奖,被派去参加全国科学大会,第一次听到‘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论断。

27岁的军人任志强荣立三等功,满心欢喜地向父亲汇报,却碰了一鼻子灰,于是决心自己打拼出人头地。

工人王石,睡在铁路边的临时宿舍里,晚上工友打开电视,断断续续接收的香港台里,那些刺激感官的画面,让他感到新鲜、诱惑。

这时军人还有王健林等后来的大佬级人物,更有工人张瑞敏(成为中国商业教父级商界大佬)。

命运的细节已向人们敞开!这其间捕捉命运转机的敏锐,百折不挠的意志力,求知求真的上进心,点然他们的天生之我才必有用的才赋!

在偏远的农村,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农民们,冒着“杀头”的巨大的风险按下红手印,他们为全国老百姓找到出路,家庭承包责任制由此推广开来,他们不知道自己引爆了又一个改变中国的大事件。

一个炒瓜子的“傻子”年广久,给改革出了道难题:雇12个人,算不算剥削?而此时经济中姓资还姓社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这些来自社会边缘和底层的小人物,随着潮水的方向行至浪尖!

他们想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的朴素愿望,构成了他们敢为天下先的全部动力!

他们是宏大构想中的人间烟火,用行动,诠释了人们对生活与人生的初心!

第二篇

1984我们的邓小平先生深圳第一次南巡,点然人才的内心激情与不屈的灵魂!

年广久的瓜子厂雇佣人数已超过百人,并被邓小平点名:“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这一年,邓小平已步入耄耋之年,但老人的一句话振聋发聩: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从此,无数愿意用双手创造财富的解放心智的大胆者,一头扎进神秘莫测的商海,开始了一场改变命运的探险,大家摸着石头过河。

已到四十不惑的柳传志,再也忍受不了,拿着中科院的二十万投资(后来被解释为‘风险投资’的典型案例),开了一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没什么生意,柳传志就摆摊卖起了运动裤衩和家用电器。他把钱缝到裤子里到处进货,加入‘倒爷’之路队伍中。

王石已是玉米界年轻而资深‘倒爷’了,他建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公司做了一个招摇的霓虹牌子,到了晚上艳光四射,进出特区的火车乘客,都会多看几眼,四年后,公司改名‘万科’。

军人出身的任志强倒卖了80多台电视,赚了30多万之后,他从银行申请了几百万的贷款,南方采购、北方销售。‘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掀起了第一次全民下海的巨浪。

不到30岁的李东生在惠州一个简陋的农机仓库,与香港人合录磁带,未来的TCL发出了第一声。

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但已过半百的潘宁在广东顺德的容奇镇,凭借手锤、手锉、万能表等简单工具,硬是造出了中国第一台双门电冰箱。

青岛的大个子张瑞敏,正顶着压力,接下已经亏损147万的街道小厂,第一把火是‘不准在车间大小便’为代表‘海尔十三条’,然后开始了砸掉72台冰箱之举。

在昆明一个申请贷款的会议上,褚时健把自己的总工程师拉出会场,飞奔到一个小饭馆,没笔没纸,就用筷子蘸着碗里的米汤算账。两人飞奔回来,当众报出了一个当时看来的天文数字,2300万美元。自此,玉溪烟厂全部换成国外一流设备,换‘器’超车。

这时,俞敏洪站在北大礼堂某个角落,看校团委文化部长徐小平和艺术团团长王强,在舞台上闪耀光芒。新东方的‘三架马车’当年尚无踪影。

几个年轻人,闪身而过,勾勒命运的细节:10岁的刘强东,因为第一次看到了电灯而心潮澎湃;第三次参加高考的马云,总分还是差了5分,因为英语成绩特好才被杭州师范学院破格升入外语本科专业;在西安上大一的周鸿祎,编了一个小程序在电影院门口‘科学算命’,赚到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块;初二的马化腾,举家迁到了一个小渔村演变过来改革前哨城市,中国最年轻的城市,深圳。

1987年,一位甘肃天水的青年人给 ‘蛇头’交了50元后,从铁丝网下的洞爬了过去,兴奋叫道:“深圳,我潘石屹来了!”

这一年,任正非和他人合伙投资21000 元创办了一家小公司‘华为’,那年他43岁,决意放手一搏,后业,任先生请人大教授做的《华为基本法》响遍企业界管理。

这一年宗庆后,准备在儿童营养液领域发力,朋友劝阻,他说:“你能理解一位47岁的中年人,面对他一生中最后一次机遇的心情吗?”

1989年香港联想大亏,柳传志瞪着通红的眼睛,对香港的合作伙伴说:“我这次是腰里别着手榴弹来的,如果公司垮了,我会绑着你们一块儿跳楼!”

在历史的人才交流窗口中:1985年,唐骏去了日本;1986年,阎焱、熊晓鸽、张朝阳去了美国;1987年,徐小平先去美国,再到加拿大,刷了很久的盘子,和在国内发展的俞敏洪像两条平行线,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第三篇

1992我们的邓小平先生深圳第二次南巡,点然人才光辉的商业之灵!

已经88岁的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

‘发展才是硬道理’又一次荡起了滚滚春潮,吹透到长城内外的每一寸山河。

这一次被点燃创业热血的,还有一大批政府体制内精英:陈东升离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拍卖公司嘉德拍卖、中国第一家物流公司宅急送,后来又募资创办了泰康人寿保险公司;人事司司长狐疑问田源: “你说不要行政级别,是不是骗我们?” 田源大笑:“我今天离开这个门,就永远不会再回来!” 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期货经纪公司;后来的“万通六君子”(冯仑、潘石屹、王功权、易小迪、王启富和刘军)一拍即合下海南,在“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疯狂楼市中,掘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29岁李书福,也来到了海南这片热土。却因‘跑得太慢’,他把几千万全赔了,由此彻悟:我只能做实业,实实在在的干起四个轮子与沙发连在一起汽车产业。

史玉柱刚刚创立巨人公司一年,他以豪赌的方式用一张汉卡,在中国早期IT界杀出一条血路,打算建一座高耸入云的巨人大厦却轰然倒掉了(最后依靠那两个很丑却知名老头老太的脑白金活了过来)

任正非的华为自主研发的大型交换机,终于在这年研制成功。1992年底,华为的销售额超过了一亿元。

那一年,被北大开除的俞敏洪办了一个培训学校,刚有起色,一个广告员被竞争对手捅了三刀。俞敏洪请公安局的人吃饭,喝酒喝到了医院,抢救了两个半小时才脱离危险。回家的路上,他一边哭,一边撕心裂肺地叫喊:“我不干了,把学校关了。”

技术狂人王传福创立比亚迪公司,并且连续三年的增长率超过100%增长,从日本三洋的口中抢走台湾最大的无绳电话制造商大霸这块肥肉。

张朝阳拿到了麻省理工的博士学位,三年后从美国回来。

雷军加入做软件的金山公司,丁磊在成都读大三,李彦宏在美国攻硕士。

马化腾大学毕业,去了一家通讯公司打工 ,文静低调,不显山不露水。

马云从大学毕业当了英语教师,嫌工资太少,就和几个朋友在杭州办了一家小小的海博翻译社。

刘强东那年十八岁,他背着脸盆、被子和老乡们凑的几十个鸡蛋,以及缝到内裤里的五百块现金,兴冲冲到人民大学报道。

每一代弄潮儿的苦楚和风骚虽各有不同,但每一滴泪水和汗水都是相同的咸味!


第四篇

世纪之交的前夕,邓小平先生在香港回归的前夜离开了我们,邓爷爷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为中国带来第二次发展机遇与红利!我们随世界经济共同起舞!

2000年,当张朝阳登上《亚洲周刊》封面时,李彦宏在宾馆租了两间房,员工只有8个人,决心打造中国自己的搜索引擎。

来自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等名校的留学生,荣归故里,浩浩荡荡杀入中国互联网大潮时,杭州湖畔花园的小区里,马云对他的18罗汉说:现在,你们每个人留一点吃饭的钱,将剩下的钱全部拿出来,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在中国,而在美国的硅谷。

陈天桥在上海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加上妻子、弟弟,员工一共六人,要打造的网络迪士尼。

而马化腾则面临资金链的断裂,他一连谈了4家,也没有卖掉腾讯,心情复杂又沮丧。

褚时健在监狱度过1999年的最后一天,73岁的他,在这一年被判无期。

21世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了。

站在时代舞台中央的,是房价一路高歌催生的地产大腕:2003年王石成功登顶珠峰,脸庞写满‘人生得意须尽攀’;潘石屹儿时的恐惧烟消云散,在新建的SOHO现代宫殿里,到处摆放着憨态可掬的肥猪雕塑;大炮任志强用5年时间,发了9万多条微博,平均每天50条,他嘴里见证了中国的房市。

家电连锁大王黄光裕以渠道创新剑走偏锋,三度问鼎中国首富。有记者问他:“你觉得自己做得最奢侈的事情是什么?”他想了半天才勉强回答:“可能现在想吃点什么好吃的东西,不用再先问价钱了。”2008年底黄光裕入狱,与他争霸多年的张近东却并没有失去对手,竞争不是来自现实中的同行,而是互联网(后来,张近东将苏宁线上线下融合!)


第五篇

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带着盈眶热泪,走向辉煌!

这一年,巴菲特以18亿港元,认购了比亚迪10%的股份,这让比亚迪的发展如虎添翼!

2011年小米发布会上,一直说自己是做互联网的雷军,把一半的位置留给了‘米粉’,活动现场拥挤地水泄不通,这些粉丝们血液里不需要大米,而是需要小米,一场对传统制造业的突袭,就此展开,小米的借互联网已形成全方位产业生态圈,雷布斯与格力空调的董小姐玩起豪赌!

张小龙这位技术出身的人却掌握了人性弱点,发明微信用户数突破6000万,马化腾长舒一口气地对团队说: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大船的船票。如今,微信用户数突破10亿。微信到现在,只要有在玩智能手机的中国人,有谁不在玩呢?

2014年京东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当天,老家江苏宿迁的一名记者对他说:“在宿迁,自古到今出过两名名人,一位是项羽,一位是刘强东”,可刘强东不做想做乌江的项羽,虽然他没有如马云一样提出京东要做102年。

2017年双十一晚会上,马云主演的电影《功守道》高调发布,主题曲《风清扬》,马云演唱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歌词,缠和着王菲的天籁之音传到年轻的创业者的心。可命运之路兜兜转转,那个当年不甘平庸的青年教师,功成名就之后,一直信奉着道家的‘功遂身退天之道’,他又做回了老师,却早已不是原来的马云,我们还记的杭州师范校那个青涩的马云吗?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批80后、90后快马扬鞭,杀入商战圈子中。资本挟裹着‘智能化、大数据、移动互联’,以摧枯拉朽之势,颠覆一切的思维。戴威27岁:ofo估值30亿美元; 张旭豪33岁:阿里95亿收购饿了么;张一鸣这个新闻搬运工35岁:今日头条日活2.4亿时等。 他们比起上一代都是大器早成之人!

摩拜单车胡玮炜在朋友圈感慨:“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一路狂奔的滴滴程维开始反省:“好胜心盖住了初心”;拼多多黄峥说:“你可以说我 low,说我初级,但你无法忽视我”。知乎上,“人在年轻时候一定要奋斗吗”的提问,浏览量近90万,没有一个回答是否定的!

大时代的银幕上演出的是那些奋力奔跑的人勾勒出的智慧的光影。

而站在这些年轻人身后的,有徐小平这样的‘天使’和熊晓鸽、沈南鹏这样的‘风投’为他们孵化撑腰,马云、马化腾这样的商界大腕们已褪去青涩步入中年,运筹帷幄而淡定从容!

黄光裕也快出狱了,他还是那位商界的枭雄吗? 而在他入裕之后顶起国美全边天的妻子杜鹃已经在与格力董明珠合作了!

李书福这个外表老实憨厚的人,借吉利帝豪之气,收购了贵族出身的沃尔沃!并且大股份的加入了德国奔驰的家庭!

华为代表着中国企业科学技术走进了新时代,世界500强早已经不是他的目标了。

1928年出生的褚时健已90岁了。在云南哀牢山上,他60多岁冲至潮头浪尖,他70多岁跌进万丈深渊,但他毫不屈服,80多岁暮年之际依然迸发出绚烂光芒!

邓小平爷爷与褚时健先生,为我们做出最精彩的注解: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

第六篇

2018年,中国梦,这一年因国际形势变化,必将载入史册!未来已经来临!

40年很长,多少人最华彩的人生乐章已奏完,余音绕梁!40年很短,有如白驹过隙,转瞬进入新时代!每一次潮水涌来,都是命运轨迹的一次改写!这些内心被点燃的商界‘大佬’,怀揣顶天才华,走向梦想财富。他们曾执着向前,曾迷茫无助,曾蒙眼狂奔,曾焦虑彷徨,但他们从未停歇自我突破的拼搏脚步!他们的欢笑和泪水、荣耀与失败,属于他们自己!更属于这个时代!

未来的40年会发生什么,我们无从知道。但我们唯一确定的是,在这场迄今人类最宏大、最能体现智慧光芒与勇气胆识的艰难探索中,无论个人命运如何跌宕起伏,时代的浪潮,只会也只能,向前,向前!

而迎着潮水的方向,总有人不甘沉浮,搏击潮头,让时代变得生动,让自己变得不凡。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底色,不论那个时代,咬牙与生活磕到底人,总是更能得到命运垂青!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